拒不认错还把家长删掉(河北男孩养父母身亡后,与亲生父母起争执,遭到网暴后选择轻生)

1

孙海洋找到了孙卓,从此一家团圆、满心欢喜。

刘学州找到了亲生父母,从此消失于世、悲痛万分。

梦,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就像孙海洋一样。

梦,也是把我们推向万丈深渊的助力,就像刘学州一样。

被遗弃、校园暴力、猥亵、寻亲、再度被遗弃、网暴。

这些,就是一个15岁少年的经历。

拒不认错还把家长删掉(河北男孩养父母身亡后,与亲生父母起争执,遭到网暴后选择轻生)

刘学州离开的根本原因或许不是网暴,但网暴却是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雪崩了,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洪水来了,也没有一滴水是无关紧要的。

即使人已经不在了,网暴依然没有停止,你会听见:

“我什么都没做”。

“我只是跟风说了几句话,轻轻踩了一下而已”。

“我又没让他“自杀”,是他自己这样做的”。

但就是这些“小到没有法律制裁”的恶语,杀死了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

他们就像一群猛兽一样,杀死一个人,消停一会儿,

然后互相指责、互相推卸责任,事过之后,又团结一致,说道:

“走,去杀下一个”!

拒不认错还把家长删掉(河北男孩养父母身亡后,与亲生父母起争执,遭到网暴后选择轻生)

2

2021年1月24日凌晨,在三亚的海边,刘学州把生命还给了世界。

有好心的网友说:“这孩子命太苦了,能不能给他一碗加了糖的孟婆汤”?

也有人说:“如果刘学州没有去找他的亲生父母,会不会普通地活着”?

可活着,却成了一个少年心中最“可怕的存在”。

刘学州从生下来就被父母卖给了人贩子。

四岁那年,一场意外的爆炸又夺走了养父母的生命,让这个孩子失去了家。

从小跟着姥姥长大的他被骂作“野孩子”,在学校受尽欺凌

为了扬眉吐气,证明自己不是“野孩子”,他便踏上了寻找亲生父母的道路。

后来父母找到了,心底的梦实现了,可他最后的坚强也“土崩瓦解”了。

拒不认错还把家长删掉(河北男孩养父母身亡后,与亲生父母起争执,遭到网暴后选择轻生)

15岁的刘学州想让父母给他提供一个住处,但父母拒绝了他,随之而来的就是一场网络暴力。

网友:“你这么炒作不就是想要房子吗,心机男”。

“什么时候带货,别炒作了,够有名了”。

“伸手就给父母要房子,自己没有手吗,真恶心”!

......

刘学州:“我没有找他们要房子,为何要颠倒黑白”?

网友:“装,继续装!你就是要房子”!

这场网暴持续了很久,也折磨了他很久,很多好心人怕他坚持不住,都纷纷给他发私信,安慰他、劝解他。

杜爸爸在寻亲途中也被这场网暴吸引,他翻看着那些“肮脏至极”的恶性评论,忍不住痛心落泪,说:“多好的一个孩子啊”!

拒不认错还把家长删掉(河北男孩养父母身亡后,与亲生父母起争执,遭到网暴后选择轻生)

在事发前几个小时,刘学州发了一段类似“想不开”的话,孙海洋看到后接着和妻子劝导他,可这一切,还是发生了......

拒不认错还把家长删掉(河北男孩养父母身亡后,与亲生父母起争执,遭到网暴后选择轻生)

孙海洋所说的长文就是刘学州的遗书,那封被称之为《生来即轻,还时亦净》的信,与《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截然相反。

在信里,我看到了一个少年朴实善良又倍感失望的心。

他将打工和网友资助的钱,一半交给了姥姥,一半捐给了孤儿院。

而那些把他推入深渊的网络喷子早已没了身影。

像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像刘学州从未出现过一样......

3

其实网暴也不止一次地向各位观众“示威”了。

2018年8月20日,四川德阳的安医生和丈夫去游泳。

两个13岁的小男孩在一旁窃窃私语,不久后,他们潜入水中摸了安医生的臀部。

安医生对此事非常生气,但一看是两个孩子也没再追究下去,只是让他们道歉表态。

可两个男孩非但没有道歉,还朝安医生吐了口水。

丈夫知道后,找到这两个孩子,将他们按入水中,想以此来吓吓他们,给他们个教训。

拒不认错还把家长删掉(河北男孩养父母身亡后,与亲生父母起争执,遭到网暴后选择轻生)

之后男孩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家长。于是,她们在洗手间堵住安医生,对她一阵拳打脚踢。

由于事情比较严重,双方都各自报了警。在警察的协助下,安医生的丈夫给两个孩子道了歉。

本以为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可真正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有一个孩子的家长觉得此事处理得太过简单,根本咽不下这口气。

当她得知安医生和她丈夫都是公职人员时,一个可怕的想法悄然而生......

8月21日,她将泳池里的监控画面掐头去尾、避重就轻,发到了网上。

为了提高热度,她还将视频发给了德阳当地媒体。

并说明:两个孩子只是撞了一下她,就遭到夫妻俩一阵殴打。

随后,该视频被各大媒体频繁转发,一夜之间闹得沸沸扬扬。

拒不认错还把家长删掉(河北男孩养父母身亡后,与亲生父母起争执,遭到网暴后选择轻生)

那些不明事理的人,开始谩骂这对夫妻,咒他们去死,咒他们下地狱......

安医生怎么也没想到,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可以黑白不分。

此后,他们的工作、生活都被这些恶意的语言困扰着。

更过分的是,还有“喷子”人肉搜索安医生,把她的名字和身份证号曝光了。

8月25日,安医生不堪压力,在私家车内吞服500粒扑尔敏自尽。

她作为一名医生,抢救过很多病人,唯独对自己放弃了。

安医生走后,丈夫把发布谣言的三个家长告上了法庭,最终她们分别获得一年半至半年的有期徒刑。

多么可笑,一条生命换来了这样的结果!

拒不认错还把家长删掉(河北男孩养父母身亡后,与亲生父母起争执,遭到网暴后选择轻生)

可是没有办法,她们没有直接杀人,而是利用网络“喷子”制造舆论压力,悄无声音地“杀了人”。

那谁是主犯呢?

当然是从未觉得有罪的“大家”。

4

无论是安医生也好,刘学州也罢,都曾被查出患有“抑郁症倾向”

有些喷子在他们死后还在说:“他们是抑郁症患者,自杀都是早晚的事,关我们啥事”?

这突然让我想到雪莉说过的一句话:

“我已经感到精疲力尽了,但是没有人听我说。如果我说我现在已经很艰难了,没有人会听我的,我不再对谁敞开心扉,因为没有人会真正理解我”。

说完这段话没过多久,雪莉也败给了抑郁症,败给了网暴。

那为何会患抑郁症呢?我相信没有一个人自愿患病,若是我们长期经受网暴的折磨,恐怕也会成为下一个抑郁症患者吧。

拒不认错还把家长删掉(河北男孩养父母身亡后,与亲生父母起争执,遭到网暴后选择轻生)

记得深圳曾经做过一个令人深省的试验:

他们找了几个不同身份、不同年龄的男女分别念一段话,记录下他们的第一反应。

这段话是这样说的:

“我爱了一个人1574天,27天在吵架,等了825天,现在终于没机会了”。

“没吃晚饭,凌晨一点才加班回来,整个人都是晕的,好想有个人能不离不弃地陪着我”。

“我经常会莫名其妙地哭,哭到手脚发麻。也会莫名其妙地笑,不知为何而笑。我好想休学啊,我想逃离这个地方”。

这些实验者在读第一句话的时候基本都笑了,他们说:

“一看就是学生,没经历过生活的苦”。

“你不想上学,我还不想上班呢”。

“没有人会一直陪着你”。

“累了就分啊,说这些是没有用的”。

......

拒不认错还把家长删掉(河北男孩养父母身亡后,与亲生父母起争执,遭到网暴后选择轻生)

你觉得这些话正常吗?可这就是他们最真实的反映情况。

然后,他们继续往下读,脸上的笑容逐渐开始消失......

“当你读到这段话的时候,我已经撑了1584天了,我实在熬不住了,再见了......”

这段话的主人在2018年12月12日凌晨去世,年仅23岁。

“我以为时间久了我会好些,可是就算走出来了我还是有那个想法,抱歉,我要走了。”——yan482微博,年仅21岁。

“请理解我的挣扎和无奈,请原谅我的自私和懦弱,永别了”。——赛娜,2013年2月16日自杀。

抑郁症的确很可怕,但它不是不治之症。而真正把他们压垮的,是那些所谓的“第一反应”。

网暴,就是最直观的“第一反应语言”。

拒不认错还把家长删掉(河北男孩养父母身亡后,与亲生父母起争执,遭到网暴后选择轻生)

5

为此,我整理了几个关于“网暴”的问题和答案,希望大家能够重新认识它:

网暴过后是什么?

我曾看过一个评论,他是这样说的:“人死后,全世界才来爱你”。

其实不是坏人变好了,而是他们已经躲起来了,或是换了个面具来充当好人。

所以评论区里只剩下两种人:

一个是真正地好人。

一个人虚情假意的好人。

那为何又会形成网暴?

因为我们平庸,平庸到懒得思考真相,懒得了解事情的经过。

觉得人人都坚持的道理一定是对的,人人都唾骂的人一定是错的。

汉娜·阿伦特告诉我们:

“邪恶其实并不一定就是那么复杂,更多时候邪恶是一种很肤浅的状态,不主动思考的人轻易就会制造邪恶。”

拒不认错还把家长删掉(河北男孩养父母身亡后,与亲生父母起争执,遭到网暴后选择轻生)

那怎么制止网暴?

这应该是大家最担心的问题了,但我的建议是:不去刻意制止。

以暴制暴是最可怕的解决方式,这只会提高网暴的几率和力度。

在这个都不容易的生活里,先学会管好自己。

不随意站队发表恶性评论、不随意攻击别人、不随意散发谣言。

多一些鼓励和暖心的话语,网暴自然会慢慢减少。

我相信大家都是善良的,也相信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与其恶言相向,不如暖语相劝。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