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斯威3年6亿请小白(三年前买外援的烂账变成巨雷 如今竟成天海卖壳最大死穴)

中国职业足球的转会历史,从来不缺被忽悠来的巨星,也从来不缺想在中超捞大钱的外援,如果双方只签一份球员合同,无非是场上表现和工资收入能否匹配的问题,顶多是花冤枉钱买来水货,但如果双方签约时就各怀鬼胎,那之后的状况就难以预料了。

比如如今0元卖壳的天津天海,被人反复提起球队的债务缠身,其中莫德斯特的一笔欠款就高达千万欧元,这让天海的卖壳难度大大增加,而双方当年结下的恩怨很不简单。

束昱辉曾豪言抢购梅西 买莫德斯特是最大一笔投资

近10年的世界足坛,最风云的球星只有C罗和梅西,他们却都跟中国扯上过关系,还都是强行硬扯。当年上海申花的董事长朱骏在忽悠来德罗巴之后对媒体放言,两年后要买C罗梅西,而天津权健的董事长束昱辉的经典名言,就是那句“不是我报价梅西,是梅西我报价了”

重庆斯威3年6亿请小白(三年前买外援的烂账变成巨雷 如今竟成天海卖壳最大死穴)

这句话出自2016年天津电视台的栏目《权健时间》,在系列片权健《开局故事》的第一集中,当被记者问道“是否真的给梅西报价时”,束昱辉的回答非常明确,他说:不是我报价梅西,而是梅西跟我报价,说罚金2亿欧,梅西本人第一年的工资1亿欧,加起来21亿人民币。之后他特意补充了一句,这种事情不排除我以后会做的。

如果说朱骏当年很穷,只能忽悠,抢来的阿内尔卡、德罗巴都是自由转会,工资也只能分期付款,甚至一个月的工资都要分几次付清,很快就开始欠薪,那权健集团是真有钱,而且束昱辉有说一不二的性格,在足球上是真的掏出了真金白银。

重庆斯威3年6亿请小白(三年前买外援的烂账变成巨雷 如今竟成天海卖壳最大死穴)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束昱辉在《权健时间》节目的第一期曾经透露过,与天津泰达分道扬镳之后,他的副总立马去了重庆斯威,差点直接收购重庆,只因为儿子的一个电话,说“我们是天津企业,应该有一支天津的球队”,转而收购了中甲的天津松江。

2016赛季为了让天津松江冲超,束昱辉豪掷6亿人民币,重金买来格乌瓦尼奥等中甲顶配外援;2017赛季,他在帕托和维特塞尔身上就花了3800万欧元转会费,还有高昂工资,夏天引进的莫德斯特更是用租借 转会的方法,花了3470万欧元,再加上支付的2900万调节费,支出不亚于任何一个中超豪门。

重庆斯威3年6亿请小白(三年前买外援的烂账变成巨雷 如今竟成天海卖壳最大死穴)

然而就是这笔三年前的交易,成了如今天津天海的命门。

莫德斯特并非第一目标 合同猫腻太多终被对方利用

2017年中超夏季转会窗口开启之前,天津权健在前13轮比赛拿到5胜4平4负的成绩,作为一支升班马表现不错,但作为投入巨资的球队,显然达不到预期。夏窗,尤其面对球队前锋引援不佳、帕托独木难支的情况,束昱辉想要大手笔,而他第一个瞄准的目标,是当时在多特蒙德大放异彩的奥巴梅扬。

束昱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说道,奥巴梅扬的价值是6500万欧元-7000万欧元,我付得起这个钱。

然而就在17年的夏季转会窗口打开之前,中国足协下发了《关于2017年夏季注册转会期收取引援调节费相关工作的实施意见》,开始对中超、中甲俱乐部征收“引援调节费”,其中外援超过4500万人民币/人,就需要交纳等额的引援调节费。这意味着,权健买美羊羊将花费1亿4千万欧元,显然太不划算。

据说,权健方面向多特蒙德提出了几种可以规避调节费的方案,但因为对方在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上市,财务方面必须完全透明。转而求其次,权健把目光放在了16-17赛季德甲铜靴莫德斯特的身上。

重庆斯威3年6亿请小白(三年前买外援的烂账变成巨雷 如今竟成天海卖壳最大死穴)

莫德斯特起初并不愿意来中国,科隆方面被权健的高额转会费打动,希望他转会,并把他排除在夏训名单之外;莫德斯特甚至向科隆劳动法庭提起劳动仲裁,要求球队允许他参加训练。但当权健开出千万欧元级别的年薪之后,他迅速改变了主意,决定来中国。

权健与科隆、莫德斯特的三方谈判颇费周折,起初,莫德斯特的经纪人门迪向两家球队索要巨额佣金,险些导致交易告吹;之后,权健想用分期付款、或者让莫德斯特解约的方式自由转会,但税务等问题没法解决,最终,谈判结果是570万欧元租借加盟两年(没达到调节费标准),再以2900万欧元买断,需要交纳同等金额调节费。

混乱这时才刚开始,权健方面负责谈判的人员为了诱惑莫德斯特加盟,不光许诺了高额年薪,还提供了一份价值千万欧元的肖像权合同,莫德斯特方面的手里甚至掌握了多段视频、音频证据,证明了权健的许诺,但束昱辉对这事并不知情。

租借半年出场8次打入7球,权健对他很满意,2017赛季结束后,在谈判中立下大功的丁勇甚至代替束昱辉,成为了天津权健俱乐部的法人,走上了总经理之位。然而直到5月份,由于球队成绩不佳,丁勇被调整出球队,此时的莫德斯特急眼了,他担心自己的千万合同不被承认,多次利用缺席训练等手段威胁球队,并在权健支付完总价5800万的转会费和调节费之后变本加厉,做出了叛逃的举动,最终让整个交易成为一笔扯皮的烂账。

职业还是不职业 中超球队吃亏太多已不是一次两次

2018年奥巴梅扬接受采访时曾说,中国球队太不职业,他们曾经承诺把我带走,最终没有实现,这对我简直是一场灾难。

除了莫德斯特的这一笔交易,申花当年忽悠德罗巴、恒大购买巴里奥斯和J马也都是说不清的烂账,都曾经闹得不可开交,而最后损失的都是中超球队自己。

重庆斯威3年6亿请小白(三年前买外援的烂账变成巨雷 如今竟成天海卖壳最大死穴)

权健早在17-18年本有机会解决这个问题,毕竟比起6000多万的转会交易,1000万欧元的烂账只是小巫见大巫,但问题是,丁香医生在后来的揭秘文章里曾经援引直销行业杂志《知识经济·中国直销》的估算,权健公司的销售业绩从2013 年到2017 年分别是50 亿元、135 亿元、190 亿元、192 亿元、176 亿元。

也就是说,权健在投入足球领域巨资的2016、17年,销售业绩不升反降,足球的曝光度不光没有给他们带来业绩的巨幅增加,反而带来了更多麻烦,导致他们在各地被严查。于是这笔烂账一直拖下去,等到权健东窗事发更不可能处理,天津体育局托管也无力解决,直到今天,变成压在天海0元转让头上无法摆脱的一颗巨雷,没人敢碰。

莫德斯特如果没有实锤证据,不可能突然从权健离开,更不可能纠缠到今天;当年转会的操作者,一个已经去了深圳继续担任总经理,一个锒铛入狱;只是为难了天津天海这支球队和一直苦苦坚持的李玮锋,眼睁睁看着心血被白白糟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