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省长(细节首次披露!家风败坏的市委原书记:收了1000多万,涉及6个亲人)

撰文|熊颖琪

落马两年多后,千亿级国企的大当家、四川省交通投资集团公司原党委书记雷洪金的更多涉案细节首次曝光。

4月1日播出的《廉洁四川》栏目显示,雷洪金因“亲”“清”不分、家风败坏导致层层失守。在其双开通报中被指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亲属承揽工程提供帮助,纵容、默许亲属利用本人职务上的影响谋取私利”等问题的细节首度披露。

落马前曾遭网络举报

雷洪金,1959年9月生,四川简阳人,省委党校在职研究生学历。1981年8月参加工作。

副省长(细节首次披露!家风败坏的市委原书记:收了1000多万,涉及6个亲人)

雷洪金曾在四川多地任职,担任过共青团简阳县委书记、共青团内江市委书记、内江市副市长、凉山州委副书记、巴中市委副书记等职。2008年5月,他来到自贡市出任市委副书记,随后任市长、市委书记等职。

2016年5月起,雷洪金任四川省交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执掌这家资产总额达数千亿元的四川最大国企。

官网显示,四川省交通投资集团公司是2010年4月经四川省政府批准成立的省属特大型重要骨干企业,注册资本350亿元,业务涵盖高速公路、港口航电、机场经营、轨道交通等。集团下辖11家直属企业,员工2.6万人。2019年,该集团居中国企业500强第363位,中国企业服务业500强第132位。截至2018年底,企业资产总额为3764亿元,净资产达1400亿元,居四川省国有企业首位。

观海解局注意到,早在2018年,就有网友在微博发布了一条举报雷洪金的文章。文中表示,雷洪金任人唯亲,曾指派自己的亲属操纵工程建设,在公司中营造了“家天下”的氛围。

2019年10月,雷洪金被查。2020年6月,雷洪金被提起公诉。雅安市人民检察院指控,雷洪金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担任内江市副市长、自贡市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

6个亲人参与受贿超千万

2020年10月,雷洪金被双开。

四川省纪委通报,雷洪金对党不忠诚不老实,对抗组织审查;收受礼品礼金;在组织谈话时,不如实说明问题,不按规定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为政不廉、作风不正,行为失范、家风败坏,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亲属承揽工程提供帮助,纵容、默许亲属利用本人职务上的影响谋取私利;与商人亲清不分,利用职权为他人在土地出让、项目开发等方面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

时隔一年半,雷洪金上述问题的细节首次披露。

据《廉洁四川》介绍,2008年,雷洪金调任自贡担任市长,一批所谓“可以长期交往”“信得过”的商人朋友慢慢汇集在他的身边。这些人长期通过各种方式恭维、吹捧、讨好,让雷洪金渐渐放松了警惕,丢弃了原则。他不仅开始收受下属和管理服务对象所送礼品礼金,对大额的好处费更是来者不拒、毫不手软。

办案人员透露,雷洪金收受的1000余万元的贿赂,都是来源于他的商人朋友。其中最大的一笔,一次性就收了600万元。为掩人耳目,雷洪金在钱款到账后,让弟弟暂时代管了这笔600万元资金,但钱还是自己的。

调查统计,2001年到2018年间,雷洪金利用职务便利,在土地出让、工程项目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他人所送财物共计1300余万元,获取干股分红550余万元,其中仅在自贡市担任主要领导期间,就收受了上千万元。

在多次受贿过程中,雷洪金的家人也被拖下水。

2010年至2016年期间,雷洪金不仅利用职务影响,帮助弟弟承揽某项目基础设施建设工程,还大肆纵容弟弟利用其职务影响力,在参与承揽自贡市某道路绿化等工程项目中获利;纵容妻弟、妹妹先后以生活困难为由,找商人老板“借钱”50万元、100万元。

2008年,雷洪金的儿子雷某提出想要报考国外大学建筑设计专业,他便请业内专家颜某夫妇进行辅导。待雷某学成回国后,颜某又积极邀请雷某加入其建筑设计公司,并提出送给他30%的公司干股。雷某到公司上班后,为了让别人都知道自己背后有雷洪金这层“关系”,颜某便经常带着雷某同人打交道。当项目遇到问题时,颜某更是多次直接让雷某找父亲雷洪金帮忙。2012年至2018年,公司的建筑设计业务大幅上升,雷某也从该公司获得劳动所得和股份分红共计900余万元。

据雷洪金交代,在收受的1000多万贿款中,自己直接用的不到100万,其余部分涉及6个亲人。

2020年12月,雷洪金受贿一案宣判。法院审理查明,2001年至2018年,被告人雷洪金利用职务便利,在土地出让、工程项目、银行改制重组及经营发展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他人所送人民币1290万元、美元4万元、黄金制品1件及时值35.4万元的干股,共计折合人民币1363.72万元,获取股份分红款556.65万元。案发后,雷洪金的亲属代其退缴违法所得人民币1907.23万元、黄金制品1件。法院依法判处被告人雷洪金有期徒刑11年6个月。

曾与贪了21年的“百日副省长”两度交接棒

观海解局注意到,雷洪金和落马的副部级“老虎”蒲波在工作上曾两度“交接棒”。

雷洪金曾任凉山州委副书记、州政府常务副州长两年有余,2006年3月,雷洪金调任巴中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常务副市长,蒲波随即任凉山州委常委、常务副州长。

2008年5月,雷洪金卸任巴中市委副书记、市长职务,调任自贡市委副书记。同月,蒲波由凉山州调任巴中市委副书记,一个月后任代市长,当年8月任市长。

2015年,时任自贡市委书记雷洪金在参加“严以律己”专题学习研讨会时发言称:始终扣好“慎初”这颗第一纽扣。严以律己必然要求防微杜渐,防微杜渐关键是要慎初慎独慎微。慎初,就是要在收受红包礼金、人情往来、说情打招呼等方面管好第一步、把好第一关。在同一研讨会上,时任德阳市委书记蒲波也曾发言:“坚决做到带头廉洁自律,在财贿面前不动心、在爵禄面前不移志,清清白白做人为官、公公正正干事用权。”

副省长(细节首次披露!家风败坏的市委原书记:收了1000多万,涉及6个亲人)

2018年1月,时任德阳市委书记蒲波被调往贵州,出任副省长、党组成员。在贵州工作不到4个月,蒲波即落马,被媒体称作“百日副省长”。2019年7月,贪腐21年、受贿7000余万的蒲波一审被判无期徒刑。

资料|四川省纪委监委官网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北京青年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