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不影响我很高兴(变化)

我第一次去县城是我12岁那年,因为我的手突然就伸不展了,扣衣服纽扣都困难,我妈带着我坐生产队的大型拖拉机(俗称大铁牛)去看病,坐在拖斗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颠簸的很厉害,但这丝毫不影响我的激动和高兴。四十几公里的路程走了一个多小时。到了县城第一次看见临街铺面窗户上的铁护栏,都感觉很高级。那时县城的楼房不高,都是三四层的,但这已经是我惊讶的眼花缭乱。

到我15岁的时候第一次来到省城,省城大街上到处都是人,集市就在街道两旁,真是人声鼎沸,摩肩擦踵,好不夸张。省城的人多、车多、楼高,走在街上紧张的脸皮一整天都是绷紧的。

如今的县城高楼林立外饰漂亮,但没了那种新鲜感和亲切感反倒是陌生感。

省城有了自己的住所,可那种乡土气息和热闹的场景不在出现,每每想起还是历历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