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一边裁员,一边给高管加薪

1 月 17 日,华尔街投行高盛和摩根士丹利披露了去年四季度业绩。其中高盛净利润同比下跌 66% 至 13.3 亿美元,大摩净利润为 21.1 亿美元,同比下滑 41%。

受 2022 年冷清的 IPO 市场影响,两家华尔街大行的投行收入均减半。据安永报告,去年全球 IPO 数量同比减少 45%,募资金额下跌 61%。其中美股市场尤甚,全年 IPO 数量仅为 2021 年的四分之一,募资额下滑九成。搜狗截图20230119153058.jpg

面对收入下滑及后市和整体宏观经济的不确性,高盛上周三开启少见的大规模裁员,约 3200 人将受影响,集中在投行部门。此外,高盛还计划将投行部门雇员的奖金池至少缩减 40%。

两年前完全不是这样。资本市场在各种外因助推下异常亢奋,IPO、并购及股票发行业务爆发。为了应对增长的需求,美国六大银行在 2020 年初到 2022 年中,扩招了约 6 万名员工。

当时高盛工作第一年分析师的基础薪资从 8.5 万美元涨到 11 万美元,高管奖金也大幅增加。CEO David Solomon 的年薪为 3500 万美元,与摩根士丹利的 James Gorman 并列为当年美国大型银行薪酬最高的 CEO。

但后续发展并未如它们预料那般,受美联储激进加息及经济衰退的预期影响,大批企业暂缓或取消上市,投行业务也陷入低迷。

裁员开始蔓延。除了高盛,摩根士丹利将在全球范围裁员 2%,约有 1600 人将受影响。资管巨头贝莱德也将裁员约 500 人,以应对金融市场的不明朗情况。不过裁员后贝莱德员工总数仍较一年前高 5%,其在全球有近 2 万名员工。

苦难并不相通。投行 CEO 很可能因为有效降本而获得不菲报酬。摩根大通 CEO James Dimon 自 2019 年以来,年薪均超过 3000 万美元,即便是在公司因不良贷款而年度盈利下滑两成的 2020 年,Dimon 的薪酬仍达 3150 万美元。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华尔街大投行们在 2008 年金融危机中几乎每家都亏损数十亿到上百亿美元,但 2009 年,亏损 277 亿美元的花旗超过 700 人拿到百万美元级奖金,亏损 276 亿美元的美银美林也有近 700 人拿到百万美元级奖金。

瑞银 2008 年到 2009 年信贷坏账超过 400 亿瑞朗、投行一年亏损也差不多是这个规模,因为业绩太差,2009 年稍微好转一点以后,投行部们就发放千万瑞朗巨额奖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