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级消杀新冠病毒,北京研制出多种空气消毒产品

记者从北京市科委、中关村管委会获悉,新冠疫情发生后,围绕新冠病毒气溶胶快速检测、空气及物品表面消杀等实际需求,北京多家高校、企业和科研单位研制了不同技术路线的消杀产品,这些产品目前已经应用于办公场所、医院、机场等多个场景,未来,更小型的产品也将进入百姓家庭。

新京报记者近日前往多家企业,对消杀技术和产品的研发、制造进行了探访。

5至15秒,可从6个方向对物品实现无死角消杀

在怀柔区雁栖经济开发区的北京中科长剑公司,一台类似地铁安检机的设备放置在门口。物品放在传送带后,在5至15秒的时间内,就能完成物品表面6个方向的滚轴式无死角消杀,且无需人员操作。与喷雾消杀可能将信件等物品喷湿或者腐蚀不同,通过该设备消毒后的物品表面仍然干爽。1.jpg

“这台通道式高能紫外消杀设备适用于大型场馆、机场、高铁站、冷链监管仓、学校、医院等场所,可以对大中型行李包裹和物品外表面进行消杀。”公司负责人、北科绿色环境创新研究院常务院长朱金才说,目前设备已经在政府机关、河南高铁站、北京部分高校使用,政府采购价为138万元。

据北京科技大学能源与环境工程学院院长邢奕介绍,目前市场上常见的紫外线消毒设备的原理是对汞蒸气加电释放出紫外线,过程中会产生臭氧,且会吸收部分紫外线,能量被浪费了,消杀时间可能长达半小时到两小时。而这一产品采用先进的高强度紫外光源氙灯,配合高能脉冲驱动模块,可实现秒级消杀。

基于相同的光源,公司还研制了紫外消杀柜、手持式消杀设备和消毒机器人。实验数据表明,这些产品对新冠病毒、金黄色葡萄球菌等致病细菌、病毒、真菌的消杀效果均高于99.9%。

其中,消毒机器人已经在垂杨柳医院、世纪坛医院以及朝阳医院的感染科应用,不仅让床位的周转效率大幅提升,还能同步对精密设备进行消杀。紫外消杀柜曾在冬奥会场馆作示范性应用,可以对手机、电脑、相机和纸张文件等物品进行消毒。

记者看到,手持式消杀设备更加小型化,外形和桶式吸尘器类似,更适宜家庭使用。“目前,大家都很注重家庭内消毒,设备可以给被褥、衣物和冰箱消毒,距离10公分之内只需消毒1-2秒。一个房间的消毒,2-3分钟就能完成。目前产品价格在3万-5万元。”朱金才说,未来随着新材料的研发和产品的量产,设备价格还将下降至2万-3万元。同时,该公司还计划开发安装蓄电池的设备。2.jpg

据悉,北京市科委将进一步支持北科大和中科长剑公司针对机舱消杀场景,开展移动交互式消毒机器人研制,预计2023年一季度可以完成整体设备的研发工作。

消毒气雾可贴附环境表面形成薄膜

新冠疫情发生后,在北京市委、市政府统一部署下,北京市科委、中关村管委会迅速启动科技攻关布局,围绕新冠病毒气溶胶快速检测、空气及物品表面消杀等实际需求,支持开展紫外光照杀菌消毒技术、高压脉冲面放电等离子体消杀技术、深紫外LED半导体技术、等离子射流消杀等不同技术路线消杀产品的研制,相关技术产品已在冬奥场馆实现了应用,并取得良好效果。

冬奥会结束后,北京市科委、中关村管委会推动相关技术产品进一步成熟化,并面向政府部门、办公场所、医院、机场、地铁、家庭、会议室、行李消杀等多场景进行应用和推广,得到了市场认可。

在室内空间环境中,有害病原微生物可能以气态、气溶胶态和物表沾染形式同时存在,为阻断污染物的传播扩散,需要在同一时空条件下,对物体表面及空气进行同步消毒。据北京同方清环公司总经理、教授级高工许勇介绍,该公司研发了微覆膜超细气雾生化洗消技术,将双超洗消技术即“超细气雾”与“超微覆膜”技术耦合,实现超细气雾发生与洗消因子的高附着性,能够在低消毒液浓度、低消毒液剂量的前提下, 完成对环境空间内空气与物体表面的有害病原微生物的精准、高效洗消。3.jpg

“基于该项技术,我们研发出了适用于中小空间场所消毒需求的便携/壁挂式超细气雾微覆膜消毒机系列产品,以及适用于相对较大空间场所消毒需求的移动式超细气雾微覆膜消毒机产品。”他说,壁挂式超细气雾微覆膜消毒机能吹出粒径小至1微米左右的消毒气雾。通过对气雾施加电场,消毒液就能均匀、细密地贴附在需要消杀的环境表面,形成一层薄膜。

此外,北京钵汇五方科技有限公司研制的空调系统消毒单元,采用面放电等离子体空气消毒技术,利用高压快脉冲放电,既可以广谱杀灭多种病原体,又可应对高风速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