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意见歧视我的那人(故事:父母离婚,家道中落,我最看不起的姑姥竟照顾我6年)

我愿意见歧视我的那人(故事:父母离婚,家道中落,我最看不起的姑姥竟照顾我6年)

弟弟五岁那年,父亲发现母亲出轨离婚,后又破产被抓。

突逢如此变故,十几岁的我该何去何从?

1

我弟出生那年,正赶上《情深深雨蒙蒙》热播,看剧的时候我总是不自觉地把自己带入其中,认为自己就是那个住在豪华洋房里的大小姐陆如萍。

虽说是在小县城,我爸接爷爷的班在供销社大小也混了个领导,但他是个能折腾得主,辞职后在我们县城开了第一家百货超市,生意很是红火,在那个小城里也算一号人物,我觉得我爸就是我们那的黑豹子。

我从小就被同学们羡慕,我家家境优渥,住着大房子,出门开着私家小轿车,家里还有小阿姨照顾生活。

我爸一直忙于事业,已经过了三十还没个对象,我妈二十来岁的时候在商场做售货员,被我爸一眼看中,本来嫌我爸年纪大,但架不住我爸糖衣炮弹的连番轰炸,最终抱得美人归。

我妈虽然没啥文化,但长得漂亮,而且比我爸小七八岁,我觉得她长得和黑豹子的白月光萍萍很像。

但不同的是我爸比黑豹子专情,很宠我妈,她结婚以后就当上了全职太太,平时除了照顾我,就爱好打麻将。

我妈怀我弟那一年计划生育还没放开,可我爸一心想要儿子,我妈就大着肚子回老家的村里躲着,生完我弟才回的家,后来我爸花了两万块钱给我弟交了罚款上了户口,以至于我弟得了个“两万”的小名。

我妈抱着我弟回来的那天,身后还跟着一个老太太,皮肤黝黑,瘦骨嶙峋的,但是眼睛特别亮,让我想起《红楼梦》里的“母蝗虫”刘姥姥。

“妈,你咋带个收破烂地回来了?”

我妈照我脑门上拍了一下:“这是你姑姥姥,没礼貌。”

我姑姥姥是我姥爷的妹妹,我没见过我亲姥姥,她在我妈小时候就去世了,后来我姥爷再娶,她那个后妈不待见她,多亏了姑姥姥没少照拂我妈,后来我妈成年后就出门打工,很少回老家。

我妈和我奶奶不对付,生我的时候坐月子没少受气了,这次她当机立断索性把姑姥姥带回家里照顾她坐月子。

姑姥姥有些不好意思地朝我妈身后凑了凑,从背后的黑色编织袋里掏出一个黄桃罐头递给我,她的手很粗糙,皱巴巴的像是枯树皮。

我凑到妈妈耳边嘀咕:“她跟你一样也姓刘吧?

我妈不明所以,狐疑的点了点头。

我一脸笑意的接过罐头,冲着她喊了声:“谢谢刘姥姥!”

随后就嬉笑着进屋喊我爸,我爸这人倒是挺热情的,尤其是看到他宝贝儿子更是喜笑颜开,拉着姑姥姥的手一个劲地说着感激话。

我开始不屑于那罐黄桃罐头,毕竟我爸百货超市里什么零食我没吃过,可没想到的是姑姥姥这自制的罐头出奇的好吃,甜而不腻,吃一口让我欲罢不能,一口气把罐头给干完了。

开始我对这姑姥姥还有些嫌弃,总是扯着嗓子在她身后喊:“刘姥姥……”

她当然不明白我的心思,还一脸笑眯眯地说:“这娃就是机灵,跟我们大山里的娃不一样!”

姑姥姥不忙的时候给我讲了不少稀奇古怪的故事,都是什么鬼啊,仙啊,吓得我晚上不敢自己睡觉,但是却入迷得越怕越想听,就非拉着她跟我睡一个床,以至之后我都是拽着她胳膊入睡的。

后来我和姑姥姥交心了,告诉她喊她“刘姥姥”是在嘲笑她,她也不气恼,反而跟着我学说那句:“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吃个老母猪,不抬头。”

那神态,那腔调,把我逗得直在床上打滚。

2

别看姑姥姥这么乐观爽朗,其实她这辈子命挺苦的。

我妈说姑姥姥年轻的时候长得挺清秀的,上过几天私塾,算不上睁眼瞎,应该有小学文化。

十七八岁的时候,媒婆上门说亲的不少,后来遵从父母之命嫁给了姑姥爷,姑姥爷家是邻村的,人也周正,而且在城里上过学,在那个年代属于知识分子。

1946年,姑姥爷作为受过文化的有志青年按耐不住心中的志向,满腔热血地去参了军。

“先有国,才有家,我是明事理的,我不拖你后腿。”

姑姥姥新婚才不到一年,虽然心中万般不舍,也到底是流着泪支持姑老爷的决定,姑姥爷走后更是勤勤恳恳地照顾一家老小。

每天闲下来,姑姥姥都爱坐在村口的老槐树下等姑姥爷,她盼星星盼月亮等了大半年也没等到姑姥爷的影子,却等来了一份诀别信。

姑姥爷在信里说,他和姑姥姥当初结婚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封建产物,没有感情基础,如今他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伴侣,要和姑姥姥离婚。

后来我姥爷托人打听,姑姥爷留在省城做了大官,按理说这是好事,可姑姥爷到底做了陈世美,抛弃了结发妻。

姑姥爷的爹娘自觉愧对我姑姥姥,就喊来我姥爷商量,我姥爷看亲妹子受委屈也于心不忍,就亲自跑了趟省城去找姑姥爷讨个说法。

我姥爷到底没劝回姑姥爷,只带回了五百块钱交给姑姥姥,算是补偿他内心的愧疚。而且还让姥爷捎话回来,下个月就回来接二老去省城跟着他享福。

那二老倒是一心向着姑姥姥,让姥爷帮忙写了封信,老两口拒绝去省城,那个不孝子既然不认这个媳妇,他们就当没生他这个儿子。

也有人撺掇让姑姥姥去省城找姑姥爷,去他单位大闹一场也好,让人知道他这丢弃糟糠之妻的做派,坏了他名声看他怎么抬头见人。

“心都不在我这了,强留也没意思,毕竟他给我结婚那一年对我还不错,我念他的好,放他自由。”

那个年代离婚也没正规的手续,就这样几句话一封信,两个人的婚姻就散了。

姑姥姥后来也没再改嫁,依然尽心尽力地照顾公婆,给他们养老送终。

姑姥爷心里愧疚,每个月都会寄钱回来,直到三年前突然断了,后来从北京传来消息,姑姥爷病逝了,人埋在了省城,直到姑姥爷死姑姥姥也没再见过他,在她的记忆力姑姥爷还是年轻时意气风发的模样。

“哎,到了也没个祭拜他的地方!”这也许是姑姥姥所剩的唯一遗憾了。

姑姥姥直到最后也没说一句埋怨的话,可能住进心里人的,舍不得去怪他吧!

3

我爸是个爱显摆的,尤其是在穷亲戚面前,姑姥姥住在我家的这些日子里,我爸空闲就带着她逛商场,吃大餐。

“阿弥陀佛,我真是个有福气的,我这孤老太太这些天真是没少见世面。”

姑姥姥越是这么说,我爸心里越是舒坦。

在逛寺庙的时候,姑姥姥看着寺庙里供奉的排位有些出神,她第一次用恳求的语气给我爸商量:“侄女婿,我想在这寺庙里供奉个排位,行不行?”

我爸二话没说,就去着手办这件事,姑姥姥寸步不离地跟在他身后。

听到立牌位每年要收管理费,姑姥姥赶忙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手绢,小心翼翼地展开,数着手绢里包的钱够交几年。

我爸倒也慷慨,大手一挥,一下交了一百年的。

“这可使不得,这可使不得,这钱该我出……”姑姥姥不依。

我爸把姑姥姥的红手绢塞回她口袋:“姑,没几个钱,算是小辈的心意!”

姑姥姥一脸感激:“阿弥陀佛,我这辈子算是没啥遗憾了,我这是交的啥大运了,碰到这么好的侄女婿。”

姑姥姥走的那天又去了寺庙,排位已经做好供奉上了,她上了香,摩挲着上边的名字小声念叨了了好一会才起身,我不知道她对着排位说了什么,但是姑姥姥的心里应该宽慰了许多。

姑姥姥临走的时候,我爸又大包小包了给她装了许多东西,临了又给她塞了五百块钱,姑姥姥一个劲的推辞,但还是拗不过我爸。

姑姥姥感动得直抹眼泪,我想也就是那时候我爸不经意种下的善因,最后在我身上得到了回报。

4

我弟五岁那年,我奶奶去世了,她娘家来了不少人奔丧。

我爸有个刚考上医科大的表弟,揉着我弟的脑袋,随口一说:“表哥,这孩子这一头小卷毛挺稀罕的,咱家这边倒没这基因,多半是随了表嫂那边吧。”

我爸含糊地应答着,但是心中不免产生疑云,毕竟他那位表弟上的是医科大学,所以对他的话多了几分上心。

我本以为我妈是白月光“萍萍”,没想到她其实是“雪姨”,她不仅给我爸带了绿帽子,还生下了情夫的孩子。

我爸到底没忍住,偷偷拿了我弟和我的头发去做了亲子鉴定,结果鉴定报告上显示我是我爸亲生的,而我弟和他没血缘关系。

我爸把鉴定报告甩在我妈脸上,像一头愤怒发狂的豹子。

我没想到电视剧的情节竟然戏剧化的发生在我家,我爸有多爱我妈,如今就有多恨她。

他把我弟一脚踹到门外,又把我提溜出去锁上门,屋里传来了我爸的谩骂和我妈的哭喊声。

后来我妈承认,他在认识我爸之前有男朋友,但是我爸当时财大气粗,我妈最后甩了当时的男朋友,跟我爸结婚了,但是两个人却没断联系,没少趁我爸白天上班的时候偷偷见面。

在那个小县城出了这样的事简直太丢人,尤其是对我爸这样有头有脸的人更是奇耻大辱。

我爸那段时间经常借酒消愁,喝多了以后就对我妈拳打脚踢,稍有一些不开心,也打我妈出气,我妈身上没几块好皮。

我真的怕我妈被打死,偷偷给姥爷家里打电话,我妈本来在娘家就不受待见,还干出了这么不光彩的事,姥爷家里根本就不想管。

好在没多久姑姥姥来了,毕竟姑姥姥是长辈,我爸收敛了许多。

我妈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抱着姑姥姥一个劲地哭,看着我妈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的姑姥姥心里不是味。

“说到底是咱们没把闺女教育好,侄女婿你是个大好人,大人有大量就放过她吧,毕竟做了这么久的夫妻就放她条生路吧!”姑姥姥垂着头,一副愧疚的神色,就差没给我爸跪下了。

姑姥姥千恩万谢的,我爸后来也心软了,就同意了和我妈离婚,而且把郊区的一套小房子给了我妈。

“这些年惯的你啥也不会干,好歹有个落脚的地方,你以后好自为之吧!”我爸说这句话的时候虽说恶狠狠的,但我觉得他是对我妈有感情的。

后来我妈带着我弟走了,住进了郊区的那套小房子里。

姑姥姥不放心她们娘俩,没再回村里,跟着我妈照顾她们俩,租了个小吃车,白天就摆摊卖馄饨。

姑姥姥做的馄饨真的很好吃,皮薄馅大,咬上一口唇齿留香,我和我弟这两个放学经常在她的馄饨摊吃饭,虽说不住在一起了,但是经常见面感情还是很好。

我妈还是死性不改,离开了我爸依旧热衷打麻将,家里经常乌烟瘴气的,后来不知道她跟那情夫谈了什么条件,我弟最终被那个男的带走了。

我之后再也没见过我弟,据说那男的把他带去了外地,我回家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爸的时候,他沉默了好久,后来我听到屋里传来我爸的哭声。

5

可能那几年我爸流年不利,由于商场利益之争,我爸被眼红他的同行设了圈套,百货超市亏空的就剩个空壳子,追债的人纷至沓来。

我们家的房子也被抵押拍卖了,我成了无家可归了人,我爸连夜把我交给姑姥姥,自己一个人逃跑了。

那些追债的人找不到我爸就去我爷爷家恐吓威胁,我爷爷受不了打击住进来重症监护室,不久就病逝了。

我爸是回来给我爷爷下葬的那天被警察抓走的,判了七年。

我住进了我妈家,那段时间我整日满面愁容,我妈只当我是个透明人,看我哭丧个脸,还不时嫌弃地埋怨我几句:“丧门星,财运都被你这张脸给丧没了!”

那些话刀刀扎我心口,再加上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在学校同学们整日对我指指点点,满肚子的委屈和心酸充斥着我,我觉得我快要顶不住要崩溃爆炸了。

唯一关心我的人是姑姥姥,她像是一道光,是我黑暗岁月里唯一的救赎。

姑姥姥用她那双粗糙的手摩挲着我的黑辫子:“闺女,姥姥这年纪看多了人和事,你是个有后福的孩子,要振作起来,福气都在后头呢!”

晚上,小房子里充斥着霹雳啪啦的麻将声,那段时间我睡眠质量很不好,却也敢怒不敢言。

约摸是在半夜,我隐约觉得大腿被人摩挲着,我猛地坐起身来黑暗中看到了一个人影,如邪恶的恶魔。

“啊……”我吓得尖叫起来。

以下内容为付费内容57%

是姑姥姥及时赶来打开了灯,那人呲溜一下跑了出去,我认得那是我妈的牌搭子。

不一会,屋外响起了我妈的谩骂声,我捂着耳朵,躺在姑姥姥的怀里啜泣,姑姥姥抚摸着我的头:“丫头,莫怕,莫怕……”

我妈掐着腰一脸不耐烦:“哭哭哭……就知道哭!差一点这把就糊了,财气都被你哭没了!”

“她可是你亲闺女,满脑子就只有麻将!”姑姥姥红着眼厉声道,这是我认识姑姥姥以来,第一次见她跟人急红了脸。

“丫头,姑姥姥带你走,咱不能住这了,咱不住这了!”姑姥姥念叨着,像是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

我很庆幸,当我从大小姐“陆如萍”变成落难“巧姐”的时候,身边有对我不离不弃的刘姥姥。

后来,姑姥姥带着我搬出了我妈那,我们俩租了一间小房子,白天在房子门口支个摊子摆摊,晚上就是我们俩的卧室。

虽说摆摊做生意忙,但是姑姥姥每天至少抽出一顿饭的时间亲自给我做饭吃,有菜有饭有汤,虽说比不了从前,但我知道姑姥姥已经尽力了。

我不上学的时候就在小摊上给姑姥姥帮忙,给她洗碗,摘菜,打扫卫生。

父母离婚,家道中落,我最看不起的姑姥竟照顾我6年

我们俩的日子虽说过的紧巴,但是每天晚上睡在姑姥姥身边很安稳踏实,吃着姑姥姥做的饭菜觉得很幸福。

我妈只来找过我一回,我想她应该是打麻将欠了不少钱,才把主意打到我头上。

“怎么说,我也照顾你不少日子,你爸之前那么有钱多少会给你留点抚养费吧,你给妈拿点,等妈翻本了不会亏待你的!”

我都没抬头看她:“妈,你买馄饨不买?要是不买就别耽误我们做生意!”

我妈最后骂骂咧咧的走了,临了还说我是个白眼狼。

6

放假的时候,姑姥姥陪我去监狱看我爸,他剃了光头,人也瘦了许多。

虽说我爸给我的童年岁月里充斥了许多背叛暴力这些不好的东西,但是他是我在这世上仅存的为数不多的亲人了。

我像个成熟的大人一样宽慰他:“爸,我和姑姥姥过的挺好的,你争取好好改造,早点出来,我等着你。”

我爸哭了,可能是愧疚,也可能是后悔,那个一向暴躁不可一世的人哭的像个孩子,而我望着他冷静的像个大人。

高考那年,我发挥的挺好,本来想报军校节省点学费生活费,但是考虑到我爸还在监狱里,怕政审过不了影响录取就放弃了,最后报了师范学校。

虽说师范学校有补助,我也申请了助学金,但是去外地上学每月也有不少的开支。

姑姥姥用她那粗糙的双手展平了我紧皱的眉头,说道:“丫头,你只管好好上学,有姑姥姥在呢,咱这馄饨摊每月也挣不少呢!”

我的大学是姑姥姥一碗又一碗馄饨供出来的,我每天的信念就是我要赶快熬过大学毕业,挣钱好好报答姑姥姥。

我爸当初可能也没想到因为他的一步踏错,对我的学习和工作造成了难以改变的影响。

本来我毕业那年报考了本县的公务员,想着一来工资待遇比当老师好些,二来离家近点可以照顾姑姥姥,可惜笔试面试都过了,唯独卡在了政审。

这件事我谁也没有提过,我到了如今这个年纪,这些年该经历的我也经历了,虽说觉得有些可惜,但不再会去花功夫怨天尤人,而是积极投身于下一场战斗,最终我留在了本市的一所中学当老师。

每个周末,我都回来看姑姥姥,姑姥姥的脸上还是那么神采奕奕,只是多了和我爸一样爱显摆的毛病,逢人就夸我:“看我这孙女多出息,在市里当老师呢,那可是吃的铁饭碗!”

每当有人应承:“您老有福气,孙女又回来看你了!”

姑姥姥的脸上尽是掩不住的得意。

也是在这一年,我爸出狱了,由于表现积极,提前一年释放了。

他站在姑姥姥的小出租屋门口,眼里都是泪,姑姥姥像是领自家孩子一般把我爸领进了屋。

姑姥姥那天做了一桌子饭菜,整的像过年似的,还嘱咐我回来的时候带了一瓶酒。

姑姥姥一向滴酒不沾,今天却破例端起酒杯:“委屈你这大老板了,在我这小店里给你接风,不过你闺女是个有出息的,如今吃上国家了铁饭碗了,以后肯定会孝敬你让你过好日子的。”

我爸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扑通一声跪在了姑姥姥面前。

姑姥姥赶忙上去搀扶:“这可使不得……这可使不得……”

我爸说什么也不肯起来,拉着姑姥姥的手说道:“姑,你听我把话说完我再起来,这些年多亏了你,把我姑娘养的这么好,这人经历了事才知道谁是亲人,你以后就是我亲姑,我以后要好好孝敬你!”

三杯酒下肚,我爸又拉着我的手感慨:“姑娘,当初我也是在这么大的房子里一点一点挣出的百货超市,你爸还不老,为着你们一老一小,一定把失去的都挣回来。”

我爸那一年49,两鬓已经挂起了白霜,虽然我嘴上没说,但是心里只当他是不甘心,夸下的海口,并没有当回事。

7.

他把爷爷留下的那套房子卖了,当做启动资金,又开始做起了生意。

没想到我低估了他,我爸身上是有些本事的,没过三年公司就开始盈利了,他又成了那个小县城的风云人物,只是这次他低调多了。

我爸挣钱以后,第一件事就是给我姑姥姥盘下了两间铺面,又给馄饨店请了两个员工。

我拉着姑姥姥的手,说道:“姑姥姥,以后你就是老板了,坐镇指挥就行了。”

姑姥姥扭头看看我,又看看我爸,笑意盈盈的说道:“我老太婆真有福气,这把年纪竟然当上老板了。”

我在学校当老师工资不高,出于对我愧疚,我爸一个劲的追着我啃老,想要把这些年亏欠我的弥补回来。

有时候我爸也很无奈,我和姑姥姥都不要他的钱,他就没事带我们出去旅游,吃大餐。

日子一直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有时候想想姑姥姥虽说没文化,但是说了许多至理名言,我确实是个有后福的孩子。

姑姥姥如今唯一挂念的就是我的终身大事,不止一次的嘱咐道:“丫头,一定要找一个把你放心尖上的人,这样才幸福!”

是啊,姑姥姥这辈子一直把一个人挂在心尖上,从来没尝过被人挂在心上的滋味,她大抵希望我能替她尝到这幸福的滋味。

我撒娇道:“姑姥姥,我想一直陪着你!”

姑姥姥打趣道:“傻丫头,尽说傻话!我记得……我记得你高考那天送你回家的那个男同学就看着不错。”

“姑姥姥,你真八卦!”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姑姥姥还记得,我一脸的不好意思。

姑姥姥说的那个男同学是许之舟,事实证明姑姥姥目光如炬。

然而,我和许之舟的关系就好似罗密欧与朱丽叶,虽然有朦胧的感情,但隔着我爸对他爸的怨恨。

我爸出事之前和他爸一直称兄道弟,我爸出事后,他爸选择冷眼旁观,顺带低价吞并了我们家的百货超市,我爸至今提起还恨的牙根直痒痒。

起初,我对许之舟也是横眉冷对,可他不以为然,硬生生跟踪了我一个星期。

“许之舟,每天放学跟踪我有意思吗?”我实在忍不了,冲他大喊。

他有些局促不安的低下头:“王佳宁,我只是……我只是怕那些追债的坏人不放过你,想送你安全回家。”

我吼道:“不用你猫哭耗子,假慈悲!”

我一路哭着往家走,许之舟就在我身后一声不吭的跟着。

当你风光的时候自然不缺朋友,然而当你落魄的时候从不缺落井下石的人,我在学校里往日的那些朋友也逐渐疏远,而且不乏冷嘲热讽的声音。

“一个劳改犯的女儿,学习好有什么用!”我攥着手里的奖状,狠命的在心里呼喊不能掉眼泪。

我瞪着那个流里流气的男生,吼道:“你说什么?”

那男生不以为意,大声喊:“我说你爸是劳改犯!蹲监狱的!”

我攥紧的拳头还没出手,那男生就被许之舟一脚踹翻在地,他瞪着猩红的双眼:“往后我在听到你说这种话,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那男生被许之舟踹的不轻,他爸后来来学校给老师说了情赔了医药费,一副恨铁不成刚的呵斥道:“以后少跟王佳宁来往,听到没!”

许之舟执拗的转过头,直视着他爸吐出了四个字:“父债子偿!”

之后,我再也没有想方设法的绕着甩掉他,就这样我默许许之舟每天放学送我回家,他也挺执着,一直跟到我高中毕业考上大学。

高考结束那天,刚转过胡同口天突然飘起了小雨,我站在小店的屋檐下转身对许之舟说:“你等一下。”

我进屋拿了把伞递给许之舟,说道:“我不恨你了,早就不恨了,不是你的错。”

“还有……谢谢你!高中毕业了,你的使命完成了。”

许之舟撑开伞,眼神凝固在我身上,好一会说道:“王佳宁,我喜欢你!”

虽然我心里知道这个答案,但我还是慌乱的像个犯错的孩子躲进了屋里,紧紧的扣上了门,不敢探头去看门外的许之舟。

“那孩子是谁呀?”姑姥姥一脸疑惑的问。

我故作镇定的回答:“同学,送我回家的。”

姑姥姥又探头望了望:“长得细高挑,挺像你姑姥爷的,怪招人喜欢。”

我刚刚还紧绷的神经,被姑姥姥这突如其来的联想给逗乐了。

8

“许之舟,咱们结婚吧!”

姑姥姥的话我认真考虑过了,经历这么多年的考量,我认定许之舟就是那个把我放在心尖上的人。

“可不许反悔。”许之舟说完这句话就蹲在地上哭的像了泪人,一副多年媳妇熬成婆的架势。

许之舟倒是挺迅速,第二天就和他爸拉了一货车的东西要去我家拜访,一来是求原谅,二来是提亲。

看着他爸望着我哀怨的眼神,我瞬间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小声地问许之舟:“你爸也是个老顽固,你是怎么说动他的?”

许之舟一脸得意:“我告诉他不让我娶你,我就让许家断了香火,反正他就我一个儿子,让他看着办!”

许之舟和他爸已经三顾茅庐,也没能撼动我爸这尊大佛。

“他也不看看他什么德性,想娶我女儿,他想的美!”

我早就料到我爸会暴躁,会愤怒。一脸赔笑的说道:“爸…爸……咱们消消气。”

我爸拉着我的手,深情的说:“闺女,你听爸的,咱不能嫁,爸绝对给你找个比那许乌龟儿子好一万倍的男人!”

我决定另辟蹊径,说道:“爸,他们家说愿意用百货超市做聘礼,而且爸你想想,他家就许之舟一个儿子,我嫁过去等于一举吞并他们许家家产,等于给你报仇雪恨了!”

我爸有一丝犹豫,随后猛地的摇头:“不行…不行……还是不行,我不能拿我闺女的幸福做注!”

“我们是真爱!”

“真爱也不行!”

我爸果然是油盐不进,我无奈的走出门,许之舟他爸一脸颓丧的坐在我家门口的台阶上,试探着问:“要不算了吧?”

许之舟板着脸,说道:“你想让我去做太监?”

到了这节骨眼,我不得不使出杀手锏,于是,我把姑姥姥给请到了家里。

我爸看着姑姥姥身后跟着的许之舟和他爸刚想发火,又看了看一脸慈祥的姑姥姥,眯着眼迎上去,说道:“姑,你咋来了?”

姑姥姥招呼着许之舟和他爸坐在沙发上,我爸刚想上火,姑姥姥就一把拉着我爸的手也坐下,语重心长的说:“侄女婿,老话说的好,冤家宜解不宜结,这都多深年前的恩怨了,你这做大老板的气量,就别再置气为难孩子们了。”

我爸叹了口气,说道:“我是信不过他许家的人品,怕咱闺女嫁过去往后吃亏!”

姑姥姥拍了拍身旁的许之舟说道:“这小伙子我偷偷考量很久了,你信姑的,对咱闺女没的说!就冲每天送咱闺女放学这一条,坚持这么多年,这就错不了!”

我一脸狐疑的看着姑姥姥,在她睿智的眼神中我读出了深沉的疼爱。

“叔,我保证一定对佳宁好!”许之舟一脸诚恳。

许之舟他爸看着他一脸心疼,说道:“老王,都是我的错,你让我给你跪下都成,别为难孩子了。”

姑姥姥继续道:“咱姑娘的幸福最重要,姑看不走眼,这小伙子是个好孩子!”

我爸思忖片刻,抬起头对许之舟他爸说:“百货超市说好了给我闺女当聘礼,改成她一个人的名。”

百货超市到底是我爸的心结,许之舟他爸看我爸松口,连连点头:“一定一定!”

我本来想简单的办个婚礼,可拗不过我爸,虽说是嫁闺女,但是我爸牟足了劲,在排场上坚决要盖过许家。

真的到了婚礼现场,我爸提前准备好的一大段致词却断断续续的怎么也说不下去,最后他泣不成声,许之舟在台上抱着他,俩人激动的痛哭流涕。

好在姑姥姥还算镇定,作为娘家人致谢了宾客,嘱咐了许家人要善待我。

9

许之舟他爸为了方便我上班,在市区给我们买了婚房,但是一到周末我就习惯性的往家跑,因为家里有我牵挂的人。

“丫头,看着最近胖了些。”

姑姥姥笑眯眯的看着我一口一个馄饨,每次回来我都要吃一碗姑姥姥亲手煮的馄饨。

看我吃的大快朵颐,姑姥姥好似想到了什么,问道:“丫头,你不会怀孕了吧?”

我不由得一愣,许之舟倒是不由的一脸紧张,当即就带我去医院检查。

姑姥姥真是堪比B超,医生诊断我已经怀孕了两个月了。

姑姥姥怕我动了胎气,周末不许我来回奔波,忍了一个月没回去,总觉得心里空唠唠的。

“姥姥,你就让我回去吧,我想吃馄饨了,还有黄桃罐头。”我在电话里撒娇的说道。

姑姥姥嘱咐道:“头三个月可要仔细,你听姑姥姥的安心在家养胎,姑姥姥自有办法。”

约摸到了下午,我隐约听到姑姥姥的声音,不由的伸头从窗户往下看,我那个姑姥姥开车一辆四轮电动车,像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在向我招手。

我围着四轮电动车转了一圈,忍不住赞叹:“姑姥姥,你可真是个有本事的老太太!”

姑姥姥笑盈盈的:“有了这个小车,姑姥姥能随时来看你,也不用再麻烦你爸了,他一个大老板挺忙的。”

姑姥姥向来如此,她虽是一个农村老太太,却不愿麻烦别人,总是乐于自己解决问题。

说罢,姑姥姥向我展示后备箱里一车的我爱吃的,然后大包小包的往我家里搬运,她身子骨硬朗,丝毫不让我插手。

我的孕期在姑姥姥的照拂下过的相当滋润,瓜熟蒂落,我顺利的生下了一个大胖闺女。

“好好好……”姑姥姥看着小女娃激动的一个劲抹眼泪。

然后心疼的摩挲着我的额头:“我家小丫头辛苦了,当妈妈了,真好!”

我闺女满月的时候,姑姥姥在路上晕倒了,被救护车拉走的时候,手里还攥着她亲手做的虎头帽。

我拿到检查报告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脑瘤”两个字模糊了我的双眼。好在医生说发现的早,而且姑姥姥身体硬朗,建议尽早手术。

姑姥姥拉着我爸的手嘱咐道:“我这辈子没啥遗憾了,到这就挺好的,也别让我做手术吃药了,到时候把我的排位也放在那座庙里我就知足了。”

我爸知道她是老思想,怕花钱,给她掖了掖被角说道:“姑,你对我们家有恩,花多少钱咱都治,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你才是我的大恩人!”姑姥姥抹了抹眼泪。

姑姥姥下了手术台,住进了icu,一直昏迷不醒,我一直守着,谁劝也不听,我只怕我一离开,姑姥姥就真的走了。

我每天都坐在床头跟她讲小时候和她相依为命的事,说着说着不由得替这小老太太心酸,她这辈子吃了太多的苦,回报别人的却总是善良。

“爸,你说姑姥姥会不会醒?”

我爸叹了口气,说道:“好人有好报,你姑姥姥是我这辈见过的最善良的人,她会有福报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爸目光坚定。

我爸这些年在商场上起起伏伏,见多了尔虞我诈,唯独姑姥姥让他看到了人性中的善。

三个月后,清晨的一缕阳光洒在姑姥姥身上,姑姥姥的眼角留下了一滴泪,我想她一定知道这世上还有牵挂她的人,不舍得离开。

我爸说的对,那些恶人还活的好好的,我的姑姥姥如此善良,一定会有好报。

姑姥姥一定在梦里听到了我的呼唤,她不忍心长眠,肯定会在某一天醒过来,问我:“丫头,我睡了多久?”(原标题:《那个对我不离不弃的刘姥姥》)

本故事已由作者:茉缕,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谈客”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