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我们回来了(交往了十年的男朋友,竟然结婚了,突然有了个新家庭)

交往了十年的男朋友,竟然结婚了,突然有了个新家庭,而我却什么也不知道。

他现在的老婆哭着跑到我面前, 「你能不能放过他,我已经坏了他的孩子,我求求你离开他好不好?我都跟他结婚,你现在就小三,你去找别人行不行,把他还给我。」

他手足无措的拽着女人,眼神哀求的望着我。

我嗤笑一声,自嘲的看着以往甜言蜜语的男人,淡淡的道,「如你所愿,我们分手吧。」

1

白慧比我更早发现不对。

宽广的马路上,各式各样的汽车来来往往的穿梭,突然白慧放下奶茶,站起身,朝人流中冲去。

我差异的站起身,提起包就追了上去。

白慧是我从小到大一起生活的闺蜜,一场车祸带走了她的父母和她正常的思维。

人流中,白慧死死的拽住一个男人的胳膊,紧张的左顾右盼寻找我。

「雅雅,我帮你把男朋友找到啦!」

我尴尬的连忙扒开白慧的手,「你别瞎说,俊杰去A省出差了,怎么可能在这。」

一抬头,我惊讶的张大了嘴。

「俊杰?!」

「你怎么在这?」

「我给领导的礼物忘买了,来买.......」

「老公~」

旁边突然传出一道娇软的声音。

紧接着一个皮肤白皙,娇小的女孩宣誓主权似得一把抱住男人的胳膊,「老公,你怎么还在这儿?这是谁啊?」

白慧傻了,吓的连忙松开手,“雅雅,他,他有女朋友,我我是不是找错啦。”

甘俊杰皱眉,一脸紧张,“明明,这是我大学同学。”

我冷呵一声,自嘲的笑了笑,“大学同学?”十年的感情就是大学同学?

周围人越来越多,我拉着白慧,“对不起,慧慧认错人了,你不是我缺心眼的男朋友。”

回到家,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抱着腿想着今天俊杰和叫明明的女人,心里裂开了个口子,撕扯的疼。

我和俊杰交往了十年,前五年一直呆在一个城市,后来因为彼此工作,他调到了外省,而我在后来的时间里只要一放假就会去给他租的屋子做饭,两个城市来回跑。

上个星期他突然跟我求婚。

就在我准备答应,开始筹划我们未来时,他竟然出轨了。

我紧紧的抱住自己,告诉自己这是一个梦,不是真的,他昨天还在跟我求婚呢。

我以为我躲了,不去想,不去找,这个事儿就结束了。

当时我正在公司上班。

电话挂断,齐军扭头,“怎么了?”

“慧慧在养老院和人打起来了。”我焦急的拿起包,“齐军你帮我跟老板请个假,回头我开补。”

齐军皱眉站起身,“养老院都是老人,我跟你一块去吧,万一,我还能帮上忙。”

我很是迟疑,“可,还在上班......”

“没关系,我跟我表舅说一声就行。”

安抚慧慧就会花去我大半的精力,有个人帮忙也好,我就没拒绝。

到了养老院,慧慧坐在地上缩成一团。

我心疼的不行,连忙跑过去,“慧慧,没事儿,我来了。”

“哇!!”慧慧猛地抱住我大哭,“我才不是傻子,不是傻子。”

我正轻声拍着背哄着,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女生响起。

我身体一僵。

2

“竟然是你!”

我深吸一口气,一回头,就对上了文明委委屈屈的眼睛。

和刚赶来气喘吁吁,震惊双眼的甘俊杰。

谁能想到在养老院完的慧慧能跟公司做福利活动的文明遇见?真是孽缘。

慧慧一直都知道俊杰是她男朋友,所以看见文明就说她是狐狸精。

躲躲藏藏,逃避到底没有用。

我深吸一口气,站起身,“不好意思是慧慧认错人了,我给你们道歉。”

“不要,”文明红着眼,“又不是你说的,你跟我道歉有什么用?我要她说。”

王慧不愿意开口。

“她就是狐狸精。”

“慧慧!!”

我很生气,要是慧慧让人觉得是精神病以后就不能在养老院呆了,到时候她只能把她关在家里。

我强硬的拽着慧慧道,“我们认错人了,他不是,这位女士也不是狐狸精。”

结果慧慧用力甩掉我的手,哭着大喊,“他就是,他就是,你手机相册都是他,都是他,我没认错,我没认错!!”

然后慧慧拽着甘俊杰,急切的问道,“你为什么要找别的女人,雅雅不好吗?雅雅给你做饭洗衣服,还给你买很多好吃的,为什么你要拉着外人欺负她,你说呀。”“你胡说,我才是俊杰的老婆,我们都结婚了,你不要瞎说,”文明拉着甘俊杰的胳膊,“俊杰你说说话呀?”

双方对视了一眼,尴尬的挪开眼。

齐军笑眯眯的跑出来打圆场,揽过我的肩膀,“慧慧,你别瞎说,我才是雅雅的男朋友,你真的认错人了,雅雅手机里有照片,是因为他们是大学同学呀。”

王慧一愣,随机扭头,认真的看着我,“雅雅,是这样吗?”

我抿着嘴,压着哭意点头,“是啊,慧慧我们回家。”

齐军抱着我,从甘俊杰身边走过。

甘俊杰死死盯着我,欲言又止的张张嘴,刚想说什么就被齐军打断。

“甘先生,既然你已经结婚了,就应该和我女朋友保持距离,我想你老婆也不希望你跟其他女人走的太近吧?”

文明紧张的盯着我漂亮的脸,撒娇的摇了摇甘俊杰的胳膊,“俊杰~”

把慧慧送回家,叮嘱完,我收拾好下楼。

齐军靠在车门上,偏头刁了根烟,吸了一口,看见我,碾了碾地上的烟头,“是他吧?”

我偏头系安全带,“什么?”

“那个陪了你十年的男人。”

我抿唇,没反驳。

齐军嗤笑,“人都结婚了,怎么你不会真想当小三吧?”

“我不知道。”

甘俊杰都结婚了,自从上次到现在他们彼此都没有联系,没有给他们这十年一个说法,她很乱,不知道该怎么办。

齐军定定的看我,也没说什么,启动车,淡淡的道,“最近他老婆公司都在养老院做活动,还是让慧慧在家玩几天,免得起冲突。”

大家都不是傻子。

我也是这样想的。

“分手这边我给你找律师,你这几年的给他的钱,还有投资,我都给你要回来,一定要他身败名裂,嗤,什么狗男人,玩弄人感情,骗钱又骗人。”

“齐军,不用.......”

“你闭嘴!”齐军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凭什么算了?他是个什么东西,你说算了?”

我:..........

3

“雅雅,雅雅,你开开门,听我解释,”甘俊杰不停的拍着我的房门。

我疲惫的靠在门上,缓缓的坐下,捂住耳朵。

原本睡着的王慧揉着眼睛,“雅雅,雅雅,有人敲门呀,你快开门呐。”

我抹了一把眼睛,“好,你接着睡去。”

门外的人听见这话,终于停下了拍门的动作。

我深呼一口气,猛地拉开门。

“雅雅~”

“下去说。”我面无表情的出去关上门。

甘俊杰欲言又止的跟在我身后。

小区花坛下。

“说吧,你要解释什么?”

“我.....”甘俊杰禁锢着我的肩膀,“雅雅,我跟她不是你看见的那样,这都是家里人逼我的,我是真心爱你,我都计划好了,你等我三年,三年,我就跟她离婚,我们就能在一起了,你别跟别人一起好不好?”

我嗤笑,留着眼泪好笑的看着说出无耻话的男人,“三年?我有几个三年?凭什么要给你三年?”

我自嘲的仰头,“我在你心里就怎么低贱?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甘俊杰哑口无言,“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我们爱了十年啊,你真的舍得啊?”

我咬着牙,使劲儿的甩开他的手。

“是,我舍得!”

说完,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最近齐军心情好的不得了,请了不少同事吃饭,喝奶茶。

大家都十分好奇,为啥他这么高兴,难不成是他真要当上部门经理了?

这也太快了吧,他们这些老人都没爬的这么快。

“雅雅,齐军也太奇怪了吧,你辛辛苦苦在公司干了十年,他这一来不会就把你的经理位置抢了吧?”

刚失恋的我兴致缺缺,“可能是吧。”

“你怎么都不紧张啊?这可是决定你未来的薪资呀。”

我抿了抿嘴,“是我的终究是我的,不是我的强求也没用。”

中午,餐厅里。

“你把资料都交了吗?”

“交了,你从早问到晚,我能不交吗?你就别操心了。”

齐军咧着嘴笑的灿烂,“你可真是蠢,怎么能吧财产都给那个男人保管呢?”

我翻了个白眼,当时的我哪知道现在的我能分手?

“哎哎哎,你别走呀,我还没吃完呢。”

我黑着脸转身,“你能不能快点。”

齐军大口把饭,“好了,好了,对了,庆祝你用十年终于认清一个男人,今晚我们去庆祝一下,我带你和慧慧去吃海鲜。”

然而就在我和慧慧一块高高兴兴吃饭时,却接到了我爸妈的电话。

4

我紧赶慢赶到家时,我的房子大门大开,原本换的新锁,也被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