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仇恨原来那么大(他们这一世没有了仇恨作为婚姻的铺垫,两人的相遇变成了欢喜冤家)


两人仇恨原来那么大(他们这一世没有了仇恨作为婚姻的铺垫,两人的相遇变成了欢喜冤家)

第九十一章:不是我的菜

白蜜梵一路追了上去,留下权律瑢一个人呆在茶馆包厢里面,温政优走路走得很快,也很急。

  于是白蜜梵她只能够一路快跑追到了他停车的地方,就在温政优打开车门的那一刻,白蜜梵她突然拉住了他的手:

  “政优,你听我解释,我跟权律瑢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我们之间也没什么的……”。

  “没什么?”,温政优冷笑着看着白蜜梵的眼睛:“你们之间真的没什么吗?”。

  白蜜梵她肯定的点了点头,对温政优回答了起来:“是的!”。

  “没什么?你们之间接吻也是假的吗?”,温政优都没有告诉白蜜梵自己看到她和权律瑢绯闻照片的时候,当时自己的心情是有多么的复杂,有多么难受到心塞的狼狈模样:“我问你,你们之间的接吻照片也是假的吗?”。

  面对温政优的指控,白蜜梵她开始慌了,但是她点赞确实是无法解释和否认:

  “我……我……”。

  “对不起……”。

  “你没什么好对不起我的地方,因为我们之间本来也就什么都不是嘛,都谈不上背叛什么的了。你不用向我解释,因为我们也不是需要互相解释的关系。”,温政优强忍着心里的难受和痛苦,掩饰自己受伤的一面:“白蜜梵,我必须要告诉你的一件事情就是,我温政优不会对朝三暮四,朝秦暮楚,见异思迁的女人动情动心的。那种女人甚至是男人,在我温政优看来就是最令人讨厌的人,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必须对自己的感情负责!那种从一而终,善始善终,一生一世,一人一双,相濡以沫,至死不渝的爱情,才是我温政优一生想要追求的爱情!”。

  温政优满腔的愤怒和失望,最终化为绝情的话语面对着白蜜梵:

  “白蜜梵,可惜你不是我想象之中的那种女人,我们有缘无分!希望你不要再过来纠缠着我了,我是不可能会喜欢上你这种女人了!”。

  “权律瑢对你来说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希望你能够好自为之,我们公司之间的合作,我不会就此作废。所以,希望你和我之间除了工作之内无法避免的事情之外,就不要不要再见面了!”。

  温政优的话宛如晴天霹雳一样击打着白蜜梵她的心,她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够回神,白蜜梵她还傻傻地看着温政优开着他黑色的保时捷汽车就此绝情地离开了。

  因为自己和权律瑢的接吻照,温政优他介意了,他介意是应该的……甚至说绝情生气的话也是应该的……可是他要跟她断绝往来了,这也是应该的吗?在温政优的心里,她白蜜梵现在就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了吗?他们之间的局面就这样无法挽回了吗?

  越想越难过,白蜜梵她的眼泪就像她的发泄的工具一样,任意的被白蜜梵使用,当白蜜梵泪流满面的为自己的感情感到难过,她感到自责,她甚至感到对不起温政优!哭到无力的白蜜梵蹲下身子来,一个蹲在了马路边上,她把脸蒙在自己膝盖里面,白蜜梵她在心里面痛哭呐喊起来:

  “呜呜……我不是那样的女人,我不想做那样的女人,我没有朝三暮四,我也没有三心二意……我不是故意的……政优,对不起……”。

  这时候权律瑢早已经默默地站在白蜜梵的身边了,他早已经看到了两人之间不欢而散的局面,他只是静静站在高处看着他们就此结束彼此感情的牵绊:

  “喂,女人,你不要再哭了!”。

  “你有这么委屈吗?”。

  “温政优会不相信你,不相信你们之间的感情,这也说明他不够信任你啊!而且这也是因为,他根本也不够爱你啊!”。

  “你懂什么?”。白蜜梵终于把头伸出来,她恨恨的看着站在旁边的权律瑢:“都是我不够好,这不能怪他!”。

  “哟!你这种时候还替他说话,可以啊!有担当,既然如此,你选择拿的起,放的下咯!”,权律瑢一把将手伸到了白蜜梵的面前:“对待感情,你要学会潇洒面对!”。

  “你以为都是你啊!感情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明明你也那么喜欢你的白月光女神,向学兰,你却也能够转眼就告诉我,你喜欢上了我?”,白蜜梵她开始把权律瑢那烂熟于心的感情历史扒了起来:“还有,你明明还差点跟楚乔芝结婚,关键楚乔芝还是向学兰的闺蜜。因为你,她们还曾经反目成仇。还有你那些娱乐圈的莺莺燕燕,那些就更别提了!”

  “哟!看来我的小未婚妻,对我的感情历史还是非常在乎甚至是关心的吗?就这样,你还敢说你不喜欢我?”,权律瑢把注意点全部放在了白蜜梵对他的感情历史竟然如此了解上面去了。

  “我不喜欢你就是因为你花心大萝卜的本质!”,白蜜梵开始吐槽起了他花花公子的本质!

  “那如果我愿意为你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一改往日风格,为你做到情有独钟,死心塌地的只爱你一个人,你愿不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去爱你呢?”,权律瑢信誓旦旦的对白蜜梵表示其的真诚,并且满腔热情的对白蜜梵表明自己专一并且专情,浪子回头的决心。

  “我才不会相信一个人会轻易就被改变呢!”,白蜜梵并不相信权律瑢这个人会有什么改变!

  “我会用行动做给你看的,那你可以不可以,把对我之前的那些偏见都给删除掉呢?”,白蜜梵越是不相信,权律瑢越是想要证明给他看,自己的决心有多么的坚定!

  “权律瑢,你不喜欢向学兰了吗?”,白蜜梵她忽然想到了前世权律瑢对向学兰的深情!

  “我应该喜欢她吗?”,权律瑢不知道为什么白蜜梵会忽然提到向学兰,自从向学兰情史丰富,婊里婊气的事情让权律瑢调查知道了以后,权律瑢就已经把自己的白月光女神给打入凡尘,她也只是成为一个普通的女子罢了!

  “嗯,应该喜欢啊!因为她才是你的白月光。”,白蜜梵她继续追问向学兰和权律瑢的事情!

  “那又怎么样呢,我现在只喜欢你啊!”,权律瑢对白蜜梵表明了自己的心迹!

  “权律瑢,你知道吗?我不喜欢和别人共享爱!”,白蜜梵继续对权律瑢分享自己对于感情的底线!

  “我也一样啊!”,权律瑢立即回应道!

  “权律瑢你怎么和我以前认识的权律瑢,感觉有点儿不太一样啊?”,白蜜梵她看着现在的权律瑢,她觉得他跟以前或者说前世的他很不一样,是因为他们现在没有,前世的血海深仇,还是因为他们比前世结婚之前要来往更多,更密切了,所以他们的感情基础也浓厚了呢?

  “你之前认识的我是什么样啊?”,权律瑢忽然好奇的追问起了白蜜梵!

  “还是说是因为男人在恋爱的时候和婚姻状态的时候,根本就是两回事啊?”,白蜜梵她却自说自话起来。

  “啊?你在说什么啊?”,权律瑢一时间也是没有听懂这句话的意思!

  “没什么?权律瑢我蹲太久,腿酸了,你拉我一下好不好?”,白蜜梵赶紧主动地伸出手,她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蹲太久,腿有点累了!

  权律瑢没有拉她起来,反而是直接一把地将白蜜梵抱了起来,然后对白蜜梵宠溺的笑了:

  “你想让我来抱你就直说嘛,非得这么拐弯抹角的吗?”。

  “我真的只是腿酸了而已啊!”,白蜜梵拼命又认真的解释起来:“权律瑢,真是的,不过,谁要你上来抱我了啊!”。

  “那我就把你直接给扔了好不好?”,权律瑢故意装作要把白蜜梵扔掉,在空中嚯嚯了好几下,吓得白蜜梵连忙抱紧了权律瑢的脖子,以为权律瑢真的要把自己给扔出去了,她吓得快要哭了。

  “呀!权律瑢你这个混蛋!”,白蜜梵知道是权律瑢对她的捉弄和恶作剧以后,白蜜梵生气极了,她刚刚真的吓得不轻,白蜜梵生气地用拳头,捶打了权律瑢的胸口好几下:“权律瑢,你真讨厌呐!”。

  “哪里讨厌?”,权律瑢故意问了白蜜梵这样的一句话。

  “哪里都讨厌!”,白蜜梵生气的回答权律瑢的问题!

  权律瑢突然咬着白蜜梵的耳朵,在她的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简单的几句话,就已经羞得白蜜梵整张脸都红得都快要熟了:

  “你讨厌死了!”。

  “我还有更讨厌的时候呢?”,权律瑢脸皮厚厚的回答白蜜梵的话:“我今天晚上带你去见识见识,怎么样?”。

  “你想得美!”,白蜜梵她用手拍打了权律瑢的肩膀!

  “嘶嘶嘶!”,权律瑢假装很痛的样子:“你难道打算就这样谋杀亲夫了吗?”。

  “很痛吗?”,白蜜梵她被权律瑢给吓唬到了:“哪里痛?肩膀吗?”。

  “我手痛啊!”权律瑢把白蜜梵抱到了车子里面:“因为你实在是太重了,跟猪一样重了,以后还是要多管理管理自己的体重,否则我就快要抱不动了!”。

  “谁要你抱了!哼!”,白蜜梵她假装生气的别过脸去了:“权律瑢你才是真的应该多锻炼锻炼了,一个大男人的怎么会这么的没有用啊!”。

  “你说没用?是吧?我有没有用,你要不要见识见识?”,权律瑢把外套一脱对着白蜜梵极为认真的说道:“你肯定没有在车里面做过吧?要不要咱们今晚试一试?我到底行不行?”。

  白蜜梵她赶紧秒怂了起来,她赶紧求饶:“好了,行了,行了,你有用,你很有用,你很行!这总行了吧!不要再给我闹了,好不好?权律瑢!”。


两人仇恨原来那么大(他们这一世没有了仇恨作为婚姻的铺垫,两人的相遇变成了欢喜冤家)


两人仇恨原来那么大(他们这一世没有了仇恨作为婚姻的铺垫,两人的相遇变成了欢喜冤家)


两人仇恨原来那么大(他们这一世没有了仇恨作为婚姻的铺垫,两人的相遇变成了欢喜冤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