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战打响(阿蒙:与美国打心理战,别忘了抗美援朝志愿军的心得)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阿蒙】

在朝鲜战场上,志愿军战士发现了一个极为有趣的现象:被俘的美国士兵可以缴枪,却不交手里的铜碗。

美军的征兵广告说:“朝鲜黄金多,老百姓家里都用的是金碗”、到朝鲜当兵是“最好的职业 ”、“东方情调的旅行”、“军队中没有种族歧视”。五十年代初期,美国普通工人月薪八十元,当兵一百二十元,吃穿还是军队的。所以,美国青年当兵主要是为了解决家庭生活问题,对于为什么打仗,心里是不明白的。

《纽约时报》承认:“我们的士兵,对于为什么打这个仗,只有少数人清楚……士兵的政治认识,令人惊奇地、明显地落后于战斗精神,虽然他们在打仗的时候也可以打,但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为什么打。你随便找一个士兵谈话,他们思想上主导的东西是想家,而不是打仗。”

志愿军战士从打死的美军士兵身上翻出的东西有家信、妻子的头发、色情照片等等,更令人发指的是还有美军士兵强奸朝鲜妇女的照片。

美国青年将到朝鲜当兵看成可以解决生活问题的一次旅游,而我们的战士,40军卫生员于春德将报纸上幼儿园小孩认真吃饭的照片剪下来随身带着。这张照片成了全连的宝贝,战斗间隙,战友常让他拿出来看看。

于春德叫他们“血肉相连的祖国儿童”,对着诉说:“我们要保卫你们的幸福生活,让你们长大起来,建设一个更加幸福的新中国,比现在更好80倍!”

心理战打响(阿蒙:与美国打心理战,别忘了抗美援朝志愿军的心得)

38军335团战士在飞虎山下救出了这名失去父母的孤儿,并将他带上阵地,直到战斗结束将他交给朝鲜地方政府。(图片来源:《抗美援朝画卷》)

“我们今后再也不打中国人了!”

联合国军之间,美军内部存在的种种矛盾,都为我对敌展开政治攻势提供了靶子。志愿军将战争的发动者、组织者(美国)与战争的追随者(附庸国)加以区别;将国家民族遭受摧残的南朝鲜傀儡军和以美国为首的侵略军加以区别;对战争的发动者以及追随美国战争政策的各附庸国的战争贩子们和一般士兵加以区别。我军确定宣传方针为“利用矛盾,争取伪军,分化附庸军和美军的关系,促进反美情绪,孤立美军”。

第一次战役中,美军作战一度相当顽强,被分割包围后,不少人仍负隅顽抗或是拼死突围。

战役结束后,11月13日志司确定第二次战役的方针:“内线作战,诱敌深人,各个击破和歼灭敌人”。为此,志愿军在第二次战役打响前选了一批俘虏。送前,开欢送会,举行会餐。告诉他们一些通过敌人警戒线的办法,并告诉俘虏万一过不去仍然可以回来,如果美军派人派车前来接运受伤战俘回去,我方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

许多战俘当时感动不已,通过英语翻译说:

“我们永远不会忘记这个时刻!”

“我们今后再也不会打中国人了!”

志愿军在战场上主动释放俘虏不仅在军事上达到诱敌深入的效果,在政治上也使广大联合国军士兵知道我军的优待俘虏政策。

心理战打响(阿蒙:与美国打心理战,别忘了抗美援朝志愿军的心得)

1951年4月8日,朝鲜化村里被我军高炮部队击落的美军飞机驾驶员罗伯特·特西林母克投降。照片为时任志愿军某高炮师指导员孙藻训同志女儿提供,特此致谢。

第一次战役我军释放的美军战俘于1950年11月23日感恩节,由名叫瓦特·胡吞(Watter A Hutton)美俘执笔,写了一封给志愿军的感谢信:“为了表示我们对中国人民志愿部队的谢意,我们下列签名的人写了这一封信。自1950年11月5日起,我们就成为他们的俘虏。”“对他们投降以后,他们的军官和士兵对我们的安全和健康表示非常注意。对我们受伤的给了药品治疗,并给我们全体以足够的食物和舒适的地方。军官和战士们把他们自己的烟和食物分给我们,他们时时努力地关怀着表们每个人。”

这批人后来回到美国,美国政府对于这批战俘述说亲身经历的行为极为恐慌,美联社报道称:“报界的代表们被禁止访问被释放俘虏或摄影,所有军官都奉命不得泄漏关于释放的消息,这是‘极端秘密’。”

“听说你们送回我们伙伴的尸体,全连都很感兴趣。”

二次战役部队中到处可以听到:“眼不红(即不杀),手不动(即不搜腰包),俘虏人格要尊重(即不侮辱)”的顺口溜,优待俘虏成为指战员自觉的行动。

第一次战役某师搜俘虏腰包的行为,在第二次战役中就有了很大改进——俘虏了188个美国兵,其中只有一个俘虏少了一个金戒指,两个俘虏丢了打火机,且马上追出来,全部退给了俘虏。—个美军战俘手上带了8个戒指,到战俘营后,发现一个未少。

我军还归还过战死的美军士兵遗体。46军第一次送还美军尸体时,美军以炮火掩护慌乱拖跑;但后来敌收尸则先将我通知敌取尸的牌子拔出平放地上,从容将尸体抬走,顺便将志愿军印制的宣传品拿走。

美俘称:“尸体送回美国,家中可领一万元抚恤金,否则七年后才发抚恤金。”;“听说你们送回我们伙伴的尸体,全连都很感兴趣。尸体上的私人物品全未动,说明你们志愿军是爱好和平的,中国人是很有礼貌的。”

在战斗中优待俘虏可缩短战斗时间,减少我军指战员伤亡。志司政治部要求志愿军战士在战斗中做到“狠打”、“猛冲”、“猛喊话”。而“猛喊话”要求志愿军战士学习外语。

让文化程度普遍不高的志愿军战士学外语难度不小,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非常善于学习,战士们也从喊话中尝到了甜头,从上到下掀起了学习英语、朝鲜话的热潮。

第五次战役中,二十军五十九师某团在黎木洞,反坦克班用火箭炮打了8发炮弹,打伤击毁美军3辆重型坦克,一名班长勇敢地跳上被击毁的坦克,用英语大喊:“Surrender!”这一幕正好被随军摄影记者张崇岫拍下来。五次战役时,20军60师三个团用喊话争取敌人投降事件三十三起,由喊话而俘虏的敌人数占总俘虏数的30%。

心理战打响(阿蒙:与美国打心理战,别忘了抗美援朝志愿军的心得)

张崇岫拍摄照片(图片来源:《老照片背后的故事》)

我军还印制了大量宣传单,这就是深受美军官兵珍惜的所谓“安全通行证”。敌人一放下武器,战士们就取出“代言片”给他们看,和他们握手,给他们烟、水和食物,以显示我们的宽待政策,并尽速把他们后送,以免遭敌炮火杀伤。在俘虏身上与敌人尸体上普遍发现藏有我方散发的“通行证”。

一个被俘的美军士兵,见到我方士兵马上亮出通行证,敌工部人员告诉他,“这个没用了可以丢掉了。”他仍执意将“通行证”放入鞋里。

朝鲜战争之初,美军气焰极为骄横,五次战役后,遭我猛烈军事打击士气低靡。敌我长期对峙作战,有不少阵地双方相距只有一、二公里。各部队根据前线不同特点采用不同的方法,有的用82迫击炮发射里面装有我军宣传单的空心炮弹;有的在敌我阵地之间,用各种类型的传单、标语、漫画及“礼品”,面向敌人布置开来;有的在敌军阵地前沿设置信箱,叫和平信箱,里面可投俘虏写给亲友的信,装宣传品。

起初,我军干部、战士对使用宣传武器瓦解敌人士气认识不清,后来渐渐认识到宣传也是武器。散发宣传品的战士们像完成战斗任务一样,精心计划有次序地散发。离美军最近的第一层是宣传袋,第二层是宣传品,第三层是圣诞老人、圣诞树和标语、漫画,大型标语要放在我火力控制区,以免被敌炮火破坏。这样,由近及远的形成一个宣传阵地。

心理战打响(阿蒙:与美国打心理战,别忘了抗美援朝志愿军的心得)

志愿军敌工部为美军准备圣诞礼物。(图片来源:《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图集7 抗美援朝战争时期》)

有些部队侦察员把宣传品和圣诞节的礼物一直散发到敌人的锅里、厕所里,部队转移阵地时或部队出击时,沿途组织专人散发。他们还用风筝散发传单,风大时宣传品也可以飘到十华里以外去;利用河流,再做些木筏,上面写着大字标语,顺水漂流到敌方去;或把宣传品用油纸包好,顺河水流下去。

来自志愿军的圣诞礼物

1951 年4 月23 日,美国《时代》周刊刊登了一张“联合国军”墓地的照片,公布了美、英军队的死亡数字,惊呼“伤亡惨重”。敌工部将美国《时代》周刊的报道内容印制在对敌宣传单上,还用英语写:“联合国军士兵们:那些关爱你们的人们,希望你们平安而健康地返回家乡。不要被打死了埋进朝鲜那些永久性的坟墓里去。过来吧!我们宽待俘虏,这是你们可靠的回家之路。”

心理战打响(阿蒙:与美国打心理战,别忘了抗美援朝志愿军的心得)

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6号传单(图片来源:《朝鲜战争战俘之谜》)

他们还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学生的照片与形容憔悴的美国陆战队士兵的照片一起放在宣传单上,来说明富人子弟上大学,穷人子弟上朝鲜;用美军士兵在朝鲜冬天吃冰冻食品与在家庭享受丰盛的圣诞宴两张照片来说明战争剥夺了士兵的欢乐。

“美国战争贩子的得意公式是:士兵的血加上士兵父母妻子的泪等于华尔街的财富。”

“登陆危险回去难,及早投降保安全。”

“可怜朝鲜海边骨,犹是美国少女梦里人。”

你们多打一发子弹,你家庭就多纳一分税,资本家就多赚一分利润。”

……

唐诗韵律都被志愿军拿出来作为对敌作战的有力武器。

“每逢佳节倍思亲”,志愿军敌工部还在战斗前线给美军“过圣诞节”。他们将手提宣传袋的圣诞老人置放于阵地前沿,袋上写“来自中国人民志愿军的礼物”,礼物有中国产的香烟、糖果、折扇等等。利用小松树,树枝上贴上各色小旗,另外还挂上各种宣传品(卷成袋或卷)挂在阵地前沿。

很多美军士兵取下礼物对同伴说:“要寄给家人。”有的拿走了我们的礼品,留下了他们的纸烟和罐头,表示答谢。美军士兵说中国人送礼品是“表示友好”、“中国人愿意和平”。我军播送“圣诞钟声”和“圣诞晚歌”后还指出美方谈判代表蓄意破坏停战谈判,是美国士兵在圣诞节还不能回国与家人团圆的唯一原因。

美军不甘心战场上的失败,也不甘心在“心理战”上的失败。朝鲜战争爆发,美国国防部就增设了“心理作战总部”。停战后,驻韩美军仍保留了心理作战机构,从政治上对我军进行欺骗宣传,企图以此来削弱我军的战斗意志。

他们还让盘踞在孤岛的国民党伪政权军官参加朝鲜战争,利用三千余国民党人员,专门从事对我军的瓦解宣传工作。

心理战打响(阿蒙:与美国打心理战,别忘了抗美援朝志愿军的心得)

电视剧《能文能武李延年》中我军采用反间计除掉为虎作伥的国民党特务。

此举除对极个别民族败类产生过作用,对于绝大多数志愿军干部、战士不过是徒增笑料而已。针对美军的“心理战”,志愿军政治部明文规定:“一切部队人员对于敌人的反动宣传应以严肃的态度对付;对敌人的宣传品,绝不能留下用作文具、手纸或卷烟纸,而必须一律收起,少数送交政治机关研究,其余全部焚毁。”

各部队把敌人宣传的内容,大胆地、有领导地交由群众公开讨论。针对战士提出的疑问,开展群众性的讨论和辩论,让战士自己讨论战场上的“苦”是“从那里来的”、“我们吃苦为什么是光荣的”;通过公审投敌分子,使战士认识是非利害,划清荣辱界线,以提高觉悟,更好的巩固部队。

除开展对敌广播作为反击,我军还针对阵前喊话的美军,组织部队“打活靶”。如某连曾在两个月中打伤敌人755名,不仅使敌人不敢活动,还锻炼了新兵,培养了射击手。对敌人的广播飞机和带着播音器的坦克,组织火力射击,使其不敢随便活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